夢幻*海

沉迷布袋戏无法自拔

搞事情的日常

注:文笔极渣,ooc有,人物繁多,涉及少量狐跳

樱花树下,棺材旁边,一片硝烟弥漫,堪比重度雾霾,时不时发出类似收割的风声,偶尔还掉出几只包子或者飞出几根箭头……

而不远处吃瓜群众中, 看戏来晚夜叉正好奇问着身旁观阵已久的青行灯发生了什么,
青行灯:他们本来是在讨论谁家的弟弟最可爱的……
夜叉:哦~懂了懂了,所以烟烟罗和鬼使黑在这,可是源博雅怎么也在,他也有弟弟?
青行灯:他是因为神乐,而且他坚持认为,妹妹比弟弟更可爱
夜叉:哈哈哈,童男大概会很有同感
青行灯(指着一副棺材):童男在那呢,旁边那个是镰鼬的,
夜叉:……这么说,跳跳哥哥也在,他人呢,他怎么说
青行灯:他是唯一坚持两者一样可爱的,并因此受到了其他所有人的围攻
夜叉:弟控果然是病,得治啊,为了谁家弟妹更可爱竟然也能打起来啊
青行灯:不,他们打起来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们在争论谁最疼自家弟妹
夜叉:可是为什么茨木也在啊!
青行灯:有人告诉他,这是痴汉聚集讨论会……
夜叉看着一击干掉鬼使黑并且正在给其他人都补刀的茨木童子,又看看看遍地棺材碎片,突然觉得,好像没错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把一众痴汉聚集到一起的罪魁祸首,正在和跳跳妹妹远远偷窥现场,突然,他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,
跳妹:妖狐叔叔,你生病了吗?
妖狐:没什么事,小生只要吃点东西就会好了
跳妹:吃什么?
妖狐看了看跳妹的嘴唇,温(yin)柔(dang)的笑了,还有什么比命定之人更美味啊……

评论

热度(26)